下载草莓app最新版免费收看

晚上八点,乐园再次迎来了客流量的高峰,可是站在楼顶看着这一盛况的徐浪,心情却非常郁闷。

就在刚才,他收到了来自系统的信息。

“玩家你好,你的任务‘麻将’完成度为99.9%,系统核定为‘失败’。本任务将会被无限期‘冷却’。”

失败。

徐浪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懵圈的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。

他得到系统这么久,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任务,其中有奇葩的、坑玩家的、危险的……可是,他都一路过来了,从来没有失败过。

这次出乎意料的失败,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。

“系统,我想问一下,任务到底是哪里没有完成?”徐浪问道。

系统没反应。

“我干!失败的理由都不给我吗?”

徐浪莫名地狂躁,破口大骂,一拳狠狠地打在墙壁上,擦伤了指关节。

听到动静飘过来的黄欣欣看到他的手受伤了,有些心疼:“老板,你这是……”

极品性感美女清凉迷人

“欣欣,我想自己静一会。”徐浪摆了摆手,就把黄欣欣赶走了。

就在此时,电话响了,是李泰打来的。

“喂,李叔?”徐浪接通电话,有些丧气地说道。

“徐浪,有个沉重的消息要告诉你,我们这边的人确实在‘鸿鹄号’上抓住了潘文辉,但在回来的过程中,发生了车祸……潘文辉死了,同车的两名警察也殉职了。”李泰的声音颤抖,明显在压抑着情绪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徐浪平静地挂了电话,他并没有很惊讶,早在系统告诉他任务失败的时候,他就有了预感。

果然,预感成真了,不仅任务没完成,还牺牲了两名警察。

徐浪静静地站在原地,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袭来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忽然,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两眼一黑,然后就失去了知觉。

……

徐浪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左手还打着吊针,旁边还有一些医用的仪器。如果不是周围的摆设很眼熟,他都以为自己在医院了。

大约过了一分钟,沈兰洁飘了进来,拿着盆子和洗漱用品:“老板,你醒了。”

鬼妹跟在旁边,手里端着一些饭菜,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开心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徐浪脑子有点混乱,一时间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,导致他躺在了这里。

沈兰洁将东西放在旁边的桌子上:“你先随便洗一下,吃点东西吧,至于发生了什么……还是让洪刚来说比较好。”

“其实你不用把这些端过来的,我自己去卫生间洗漱就可以了。”徐浪说完,又看了看插在手背的针头:“拔了吧。”

“那可不行,必须吊完这一瓶。”沈兰洁声音软软的,但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

“好好好。”

徐浪无奈,只能在病床上洗漱了一下,然后吃起了东西。

刚吃完,洪刚就走了进来。

沈兰洁和鬼妹识趣地走了出

去,房间里,只有这两个男的。

没等洪刚开口,徐浪就先发问了:“黄欣欣出事了?”

其实他醒来就觉得不对了,按照黄欣欣的性子,如果她在这里的话,照顾他的事肯定轮不到沈兰洁,那唯一的解释,就是黄欣欣出了什么事。

洪刚尴尬地笑了笑:“没出事,欣姐因为表现优秀,所以被系统招去,做特殊培……”

徐浪打断洪刚的话,严肃道:“洪刚,整个乐园我最信得过的就是你了,你也一直没让我失望过。怎么?现在连我都要瞒着了?我是你们的老板,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?”

洪刚脸色微变,随后说道:“老板,‘麻将’任务没有完成,还导致两名人民警察牺牲,所以,系统认定欣姐的能力不过关,把她暂时调离了乐园,至于去了什么地方,我也不清楚。”

“调离乐园是什么意思?永久关押,还是换人?”徐浪心一凉,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。

“这个我们真的不清楚,不过我们之前去升级的时候,看过一些规定。从规定的内容来看,应该被暂时收押,自我反省。”洪刚说道,“但什么时候出来,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徐浪的怒气犹如烧开的水,不断地翻滚,他怒道:“系统这是什么意思?执行任务的人是我,又不是黄欣欣。黄欣欣只是我带出去辅助我的,现在出了事,要负责任的应该也是我,为什么是她?”

洪刚知道徐浪并不是在询问他,而是在发牢骚,所以他只是站在原地,没有出声。

足足吐槽了十五分钟,徐浪的心情才好了些,问道:“你把事情从头到尾,跟我说一下吧。”

“三天前,你晕倒在天台……”洪刚整理了一下语言,说道。

“等等,我晕了三天?”徐浪整个人都愣住了,他只是感觉自己睡了一觉,醒来之后,也没有看时间,怎么就三天了?

“是的,严格来说,还差五个小时才是整整三天。”洪刚说道。

“呼……”

徐浪深呼吸了一下,苦笑地点点头:“你继续说吧。”

……

徐浪靠在病床上沉思,整个房间里,只有他一个人,洪刚也在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先出去了。

经过洪刚的讲述,他大概清楚了这三天来发生的事情。

一开始,他在天台晕了过去,确实是黄欣欣先发现的,并将他带到楼下进行救治。

随后,其他的员工也赶了过来。

经过鬼婆的诊断,他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身体透支太厉害,精神绷得太紧,现在有点崩溃,只要休息一阵子就好了。

但是,这休息也不能一直让他躺着,毕竟身体机制的运转也需要能量,于是员工们决定向张丽影求助。

张丽影知道之后,立刻带着私人医生和医护设备赶了过来,在徐浪的房间给他弄了一个简陋的病房。

而设备弄好没多久,所有员工就收到系统对黄欣欣的处罚决定,随后,黄欣欣就被系统带走了。

乐园的两大支柱接连出事,其实大家一开始还是有点乱的,还好洪刚稳住了大局,乐园的经营还算比较顺利。

至于徐浪这边,白天由沈兰洁照顾,到了晚上则由陈

洁曼顶替。

在这期间,张丽影来的次数最多,如果不是公司有事,她可能都要住在这里了。

另外,李泰和秦小鹿每天都会来看一次,但他们好像很忙,每次待的时间都不长。

听洪刚说,期间还有一段小插曲。

张丽影和秦小鹿在乐园第一次碰到的时候,就吵了起来。

主要是张丽影指责秦小鹿和李泰,说徐浪为了他们的事情,让自己身体透支,还说他们警察没用,需要一个普通市民呕心沥血。

秦小鹿骂不还口,甚至还哭了起来,弄得场面一度尴尬,张丽影也就不好意思再骂下去。

接下来,两人还陆陆续续碰了两次面,但都很有默契,没有吵起来。

除此之外,洪刚还说了一些别的情况,比如,潘文辉和白板被确定为当年火灾的重要嫌疑人,而且警方还顺藤摸瓜,揪出了好几个和这个案子有直接、或者间接责任的嫌疑人。

至于潘家父子旗下的上市公司,股票大幅度跳水,损失惨重,很多相关的项目,也都因为各种原因暂停。

根据某些好事者的猜测,潘家父子的实力,已经退到了东海一线家族的最末端,仅凭借丰厚的家底,才没有沦为二线。

此外,洪刚还从乐园的公账里支了一部分钱,交给了李泰,作为那两名警察的抚恤金,算是一点心意。

“唉……”

徐浪长叹一口气,虽然潘家父子受到了惩罚,也还了那二十条人命一个公道,可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。

就在这时,洪刚突然飘了进来:“老板,有位老爷爷找你。”

……

晚上八点,幺鸡深夜食堂。

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徐浪坐在椅子上,看着眼前跪着的二十只鬼,脸上满是疑惑。

他是跟着老爷爷来这里的,可没想到,他刚坐下,那些鬼魂就跪下来了。

“徐老板,谢谢你帮我们讨回了公道,让那些混蛋受到了惩罚!”短袖鬼说道。

“快起来吧,其实我也没做什么,真正起作用的是警察。”徐浪说起这件事,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,毕竟有两个警察因此殉职了。

“这个我们知道,但如果没有你,他们也查不到白板和那个潘文辉的身上。”短袖鬼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,“其实潘文辉死后不久,我们就感觉到了召唤,应该很快就要去该去的地方了。”

徐浪听到这话,心头一震,问道:“你们,放下执念了?”

他知道,不少鬼魂停留在世间,都是因为心愿未了。

短袖鬼点了点头:“策划以及制造那场火灾的凶手都已经死了,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当然,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,以后,就靠徐老板了。”

“我会尽力找出幕后真凶的,你们一路走好……”徐浪认识这些人的时间并不长,除了火灾这件事,他对于他们别的事情,也都不了解。但此时此刻,他也颇有感触。

“徐老板,我们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。”

短袖鬼说完,转过头看了一下其他的鬼魂,说道:“开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