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香蕉app免费下载

少爷,起来洗漱了!”

“少爷,起来洗漱了!”

柳大少挠着脖子慵懒的翻了个身,抱着被子继续沉睡起来。

“少爷,起来洗漱了。”

柳大少忽的一下从坐了起来,朦胧的眼睛一副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干什么的模样

“莺儿,现在几更天?”

“少爷,五更天了。”

“五更天就要起床本少爷疯了还是莺儿你疯了。”

“夫君小点声音,妾身困。”

“好好好,你先休息。”

柳大少看着慵懒不满的齐韵轻轻地安抚起来,没办法谁让人家肚子里有着柳家的骨肉哪。

看着继续陷入沉睡的齐韵柳大少蹑手蹑脚的穿上鞋子打开了房门。

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

莺儿早已穿着整齐,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温水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外,一旁还有同样起床的玉儿见到少爷开门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:“少爷,快洗漱吧,该去上朝了。”

“上朝?上什么朝?少爷怎么可能需要上朝?”

莺儿脸色一急:“少爷,付管家昨天交代好的,修沐的日子结束了,今天就是第一天上朝的日子,你可是户部员外郎,当然要去上朝了。”

“户部员外郎?对啊,本少爷当官了啊。”

迷迷糊糊的柳大少终于有了一丝清醒,可是五更天就要上朝未免也太早了吧,本少爷的四弟才叫了一次啊,向着天上望去此时天空中依旧月明星稀着。

“少爷,洗漱吧,我跟玉儿姐姐给你换上官袍。”

“好吧。”虽然有些不太情愿柳大少也不得不换上自己第一次的装备,浅红色员外郎的官袍。

在莺儿两人的服饰下柳大少终于哈欠连天的出了房门向着府外赶去。

“混小子!”

柳之安的声音骤然从背后响起,柳大少不由得刹住了脚步转身望去。

“老头子,你疯了,你又不用上朝你起这么早做什么?莫非我娘昨天把你赶了出来?”

柳之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拍了拍一旁的大包小包,然后静静的看着柳大少。

柳大少有些蒙蔽果然,这是什么情况,怎么会收拾这么多的行礼?老头子莫非要回江南了?

也是,正月二十了,柳之安确实该回江南处理生意了,不然的话长久在京城待着,江南的商行没有顾忌非得翻了天不行。

“老头子,你要走?要不多住些日子吧,江南的的事情也不急在这一时。”

“上朝好好表现,希望你不要让老夫用到这些东西!”

柳之安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顺手拍了一下行礼走了打着哈欠向后院走去。

柳大少挠着头一脸愕然,老头子这是什么意思,越来越高深莫测了,好好的说话不行吗?

砸吧着嘴的柳大少向着府外走去。

老管家付山早已经在大门守着见到了柳大少的到来终于松了口气:“爵爷,你可算起来了,快上路吧,去晚了那可是君前失仪啊。”

“好好好,放心吧。”

知道付山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柳明志淡笑着点点头,平稳的迈出了府中的大门。

“少爷,上车吧。”

柳松早就把马车准备完毕,柳大少一出门就被安排上了,摊开手无可奈何的柳大少坐上了马车,什么事情都被人安排好的日子就是真的枯燥乏味。

马车缓缓行驶起来,坐在马车中无聊的柳大少托着下巴发呆。

穆然柳大少一愣:“上朝好好表现,希望你不要让老夫用到这些东西。”他终于明白了柳之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明然就是,老子跑路的行礼都准备好了,用不用的到就看你的表现了。

嘴角抽搐了几下柳大少神色纠结,儿子好歹也是宫里的常客,你至于这个样子吗?你对我得多失望啊。

“少爷,到皇门了。”

柳大少的哈喇子长长的垂涎到了马车的底部,眼神眯缝着,很显然柳大少在马车之上竟然睡着了。

“少爷,到午门了。”

“恩?午门?”

柳大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轻轻地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瞬间清醒过来。

没办法,午门斩首,头颅悬挂午门三日,午门外就地正法。

但凡关于午门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好事情,听到这个名字总让人觉得膈应,柳大少也不能免俗。

皇城门外武官下马,文官下车,柳松轻轻地停下马车:“少爷,下车吧。”

柳大少轻轻地跳下马车,一个趔趄差点趴在地上,没办法,马车坐久了最容易腰疼腿麻,这是一大弊端。

柳大少想要骑马付管家一直嚷嚷着不合定制,不合定制,爵爷乃是文官,怎么能像粗鄙的武官一样骑马上朝。

好吧,一个芝麻绿豆大都没有的管家竟然还讲究这些也是没谁了。

老百姓的命操着五品大员的心,吃饱了撑的啊。

五品大员在其他州府确实是了不得官员了,最差也要是一州的二把手,可是在京城这片地方充其量是一个芝麻绿豆而已。

三品满地走,四品多如狗,五品不入流啊。

柳大少的性格向来奉行宁为鸡头不为凤尾,可是这个时代的人信奉不为良医就为良相。

严格来说就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不思进取的人跟以前的纨绔子弟柳大少有什么区别。

柳大少很想告诉他们,其实我更想当一个纨绔子弟,可是实力他不允许啊,皇帝已然发现了他是一个人才,非得重用有什么办法。

朝中文武百官那么多,皇帝非得宠信咱一人,劝谏皇帝不要厚此薄彼,皇帝非是不听哪,咱能怎么办。

“志儿,你也来了!”

“小婿见过岳父大人。”

柳大少看着自己面前的齐润不免有些唏嘘不已,当初自己还是比一介白身强不了多少的秀才功名身份,转眼之间就已经跟岳父大人同朝为官了,天意弄人啊。

齐润兢兢业业,克明律己二十年才爬到了京官的位置,如今已经是四十多岁的高龄了,自己今年刚到及笄的年龄就已经登堂入室,添为户部员外郎,论官职也就比齐润低上了两级。

五品下,五品上之后才是四品户部郎中的位置,不过自己今年才多大的年龄,齐润又多大的年龄了。

三十多岁已经可以自称老夫的年龄了,平均年龄五十岁的时代,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大龙,齐润已经算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。

看着眼前的女婿齐润心中也有些复杂。

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强啊。

搜狗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