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红app怎么下载

气呼呼的收拾着东西准备搬到楼上的功夫,李世信在那不大的书桌前打开了电脑。

电脑的型号很老,配置也不高,看得出来平时应该是没什么使用率的。不过对老年机都能习惯的李世信来说,还是够用了。

眯着眼睛慢悠悠的打开网页,李世信忽然就很蛋疼。

岁数大了啊。

老花眼,说白了就是远视。远处的东西看得清,但是太远用不着。近处的东西需要摆弄,却是看着就花花绿绿一片,仿佛打了层细密的马赛克。

“硕儿啊。”

“干啥?”

“把我箱子里边儿的花镜拿出来,这字儿太小,看的直迷糊。”

张硕嗨了口气,嘟嘟囔囔的下了床,打开了李世信的箱子。

“您这么大岁数了,赶什么小年轻的潮流?微博那地方年轻人说话我都跟不上趟,你六十多岁的人了,能接住现在的流行梗,能看懂人家说的是什么吗?不然我给你手机上下个斗手,你刷刷刷小视频得了。”

“呵呵、”李世信笑而不语。

接过那边框金属已经掉了表漆,镜片上布满划痕的花镜带上,李世信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柔情丝丝女孩清爽迷人

清晰多了。

李世信这才熟练的打开了微博。

微博上,“刘昕耍大牌片场推倒花甲老人”的话题,经过了一天时间的发酵,已经在热议话题榜上升到了第九。

评论区里已经积攒了三万多条的评论。

凭着穿越之前的经验,李世信一看就看出来,刘昕的公关团队已经开始面的接盘,引导节奏消除影响了。

早上时候,他在手机上还看到有一些刘昕的黑粉在跟那些水军对骂。但是几个小时的功夫过去,在水军巨大的威力面前,那些黑粉已经开始败退。

李世信扫了评论区最上面一百多条,发现就只有零星的几个人,在一片美白刘昕的汪洋大水之中,指责着刘昕演戏不背台词,没有职业操守并要求道歉。

正在这时,微博页面上跳出了一个热点弹窗。

标题便是“刘昕发布自拍视频,就片场风波做出回应”。

呦?

李世信赶紧打开连接。

随着网页大便干燥一样的加载,视频的画面终于出现在屏幕之上。

画面中的刘昕依然画着淡妆,只是带了个鸭舌帽遮住了小半边的脸,显得略有些憔悴——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刻意做出来的。

“昕爱们,广大网友们你们好,我是刘昕。关于此前的片场风波,我本来不想做出任何回应。因为清者自清,我做过什么我自己心里清楚,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解释!但是,网上针对此事的舆论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所以我不得不站出来,证明自己的清白!”

说到这,刘昕满脸的恼怒。

“在这里我要正式的澄清!

所谓的片场风波,最初是因为《末路紫禁》剧组聘用的群演极为不专业,在拍摄过程中屡屡出错。在导演处理这名群演的时候,我回到了车上休息。之后,这名群演以道歉为名进了我的车。却在我即将下车准备继续拍摄的时候,突然自己摔到了车外,并声称我推了他!

这是什么行为?

这是赤裸裸的碰瓷!

我甚至怀疑,这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和一些别有用心的群演一起,利用我目前的人气和热度,人为制造的一起恶意炒作!

所以在这里我严正声明;事情的经过和最先由星风向所谓的片场耍大牌,野蛮对待高龄演员的说法完相悖!而网评中所谓的,‘高龄群演被摔得满脸青肿’的说法也不存在,实际是该演员当时的戏妆。

目前我已委托天城金辩律师事务所为自己争取权益,并已寄出律师函警告星风向尽快删除不实视频!

并且我在此呼吁;网友们不要偏听偏信一味跟风,被一些意图恶意炒作的媒体利用。

最后谢谢昕爱们对我的支持和拥护!你们是我背负一切向前行进的动力!谢谢你们!”

视频不长,只有短短的两分多钟。

看完了之后李世信呵呵一笑。

这种公关套路他太熟悉了啊!

实话说公关程序配合的不错;先是水军洗地,最大程度的消除影响,然后自己亲自上阵再自我洗白,最后再卖一下可怜圈一波粉丝支持。

视频之中刘昕表现的即委屈又愤怒,并阐明了“事件经过”,并警告了话题的始作俑者敲山震虎。

最后,还不忘拉拢安抚一波自己的粉丝。

高手,这是高手。

果不其然,视频刚刚发布了不到半个小时,就已经获得了600多条评论。

“无条件支持我昕!你永远是最棒最帅的!”

“就说我昕不会是那种人嘛,前些天刚刚去养老院做了义工,那些看起来脏死了的工作他做的好认真!这样的人怎么会对老人不敬呢?”

“这死群演坏!透!了!果真是坏人变老了!”

“对!强烈谴责那个碰瓷的死群演!碰瓷的臭老头,请你原地爆炸!”

……

一水水的都是所谓的“昕爱”脑残粉。

无视那些一看就年龄特低幼的粉丝辱骂,李世信微微一笑。

从碰瓷成功那一刻他就一直等待的时机,终于成熟了。

缓缓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,他打开了微博的注册页,认认真真的逐条填上了自己的个人信息。

到了微博用户名那一项,他想了想,然后填上了一行——蓉店演员李世信-我真没有碰瓷啊!

账号注册完毕,李世信也没管弹出来的乱七八糟的推荐好友,直接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的视频录制,然后端端正正的坐到了镜头之前。

“唉?这是干啥?”一旁,已经收拾好了细软,准备滚去楼上的张硕看到他这般,纳闷儿的问了一句。

李世信没理他,只是用一根手指看似笨拙的操作着不习惯的笔记本触摸板,按下了“录制”。

“大家好,我叫李世信,我今年六十五岁了。是一名才来蓉店一天的群众演员……”

笔记本屏幕上,李世信脸上的风轻云淡和眼睛里的透彻消失了。

一个六十岁,面色晦暗,行将就木的老朽出现在了画面上。

让人光是看到,就忍不住想要唏嘘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