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小软件

难道,有个真实活着的王狂彪在阳间,那眼前的王狂彪又算是怎么回事呢?岂不是重复了?

“你以后想去哪儿?”

我想不明白了,也没法和他俩儿商量,只能转了话题,问出这话。

很想知道,王狂彪的未来之路如何走?

他可是完整的大千金器灵了,厉害到什么程度我都不敢想了,私心希望他留在方内道馆,但这得看人家有啥计划才成。

“我父母年纪大了,还好我家哥儿三个,我没了也有人给他们二老养老送终。这样儿,我先回东北老家一趟,看看年迈的父母是否安好?家里那边要是没啥事,我就赶回来,以后,就跟着姜馆主混吧。阴魂也罢,器灵也好,修炼到了鬼君级就等同通天境,我想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!”

王狂彪定了目标。

我不由的大喜,伸手和他握住,连连晃着说:“王哥,方内道馆欢迎你,长老之位给你预留一个,你回家去看望父母吧,要是没啥事就早点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王狂彪认真点头。

二千金舍不得他走,叨叨了许久,让他尽快返回。

王狂彪好不容易才哄住了二千金,趁着她没反悔前,王狂彪飘出了分道场小别墅,乘着夜色,向着东北老家急速而去。

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

从王狂彪那里算已百多年没回老家了(跟着我们副瞳在方外经历了数十载,伴随我的投胎过程,可能是苦等了六七十年,可不是百年了嘛),父母还健在,这是喜事。

但他的身躯没了,这又是悲事。

他的这份经历中酸甜苦辣咸,五味俱,可能,这既是人生吧?

哪有样样儿圆满的?

王狂彪有机会在鬼修之路上走的更高、更远,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我为他感到高兴。

也感到好奇,到底有没有真人王狂彪留存阳世间?想来,等阴魂王狂彪回归方内道馆之时,就有结果了。

若果王狂彪回老家发现父母身边有一个活着的自己,啧啧,这事可就热闹了,出现漏洞了。

但以失落深渊的牛性来算,这种明显的漏洞,失落深渊一定会处理掉的。

至于如何处理?就不是我所能猜想到的了。

总之,剧情总设计师身份的失落深渊,要是没能力处理好闭环漏洞,也不配称之为上阶位面来客了不是?

摇摇头,将乱七八糟想法驱逐掉,我开始闭关修行的过程。

太一池可不是白跳的,确实具备了天大的好处,这几天,才突破了不久的我,隐隐感觉到了新的破境契机,既如此,当然要抓住机遇了。

两周后,我结束了闭关。

距离突破就差那么一小点了,但就是这一点儿,始终触碰不到,我就明白了,这需要点机缘。

说白了,我还是过于心急了。

想明白了症结所在,就放下了一鼓作气的心思,还是顺其自然吧。

见我出关了,一众伙伴都走出了房间,大家团座一堂,王探负责汇报过去两周以来方内的动静。

短短不到半月的时间,方内法师界发生了天大的变化。

诸多正道大派对外宣布封闭山门、不理世事,然后一直没有机会进军中原的箓佛寺突然蹦了出来,强势宣布将在中原几个大城市中建立寺庙,箓佛寺到底是将分部扔进了中原地带。

和箓佛寺相同的是一些邪派,比如七塘口啥的,都大肆兴建据点,遍地开花。

根据这些王探推断,诸多大派的掌教和长老级高手定是陨落了不老少,邪派之间相互勾结,箓佛寺也参与进来,狠狠的坑害了正道宗门一把。

中立门派隔岸观火,没有一个伸出援手的,方内大地道消魔长的势头不可抑制了。

箓佛寺如日中天,君临方内一般。

这消息让我感觉意外。

本以为凭着正道诸多大派的底蕴,不会轻易认输的,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败下阵来?看来,方内势力格局出现了大变化,方内道馆须为自身谋划一番了。

我们商议许久,决定采取按兵不动的策略,我父母仍旧滞留海外,反正有宫重师叔他们守护着,不会出问题。

蛇眼佣兵团基本上算是崩散了,对我父母的威胁力度直线下降。

方内道馆恢复正常营业状态即可,真的有箓佛寺和邪派来偷袭,防守反击也不迟。

底气就在于我方有通天境大能坐镇,不管是史黑藏、驴道友还是蝙蝠异兽,都让我们有底气面对任何形式的危机。

只守不攻的话,即便邪派势头大涨,也伤不到方内道馆本源,对此我是有着绝强自信心的。

道德楼观那边毫无动静,没有出现周爵担心的场景,青廷真人没有找茬方内道馆的意思,这算是个好消息。

计议已定,方内道馆开动起来。

市中心那边的的道馆总部恢复了往昔的热闹,散修汇聚,暗中选拔弟子。

徐浮龙跑前跑后的,道馆对外的生意红红火火的。

这么久了,王狂彪还没有从东北老家赶回来。

我意识到王狂彪可能是遇到什么事儿了,但我对他的本事是很推崇的,不觉着东北那边有什么厉害势力能伤到王狂彪的,所以就按耐性子,等待王狂彪的消息。

他知道我的电话号码,即便是阴魂状态,打电话也是没问题的,既然没有求助于我,说明一切尽在掌握,希望王狂彪顺利归来吧。

隔日,保家仙一行提出告辞。

我亲自送行了老远,蝎祖太奶他们施法远遁而去,临行前再三邀请我有空时去保家仙那边做客,我满口答应下来。

之所以保家仙一行回转而去,主要是因为我方多了三尊通天大能坐镇,蝎祖太奶他们也就放下心来。

蝎妙妙和熊霹雳还留在道馆之中,他们算是我的心腹了。

我和宁鱼茹的关系也愈发的亲近起来,生死与共之中感情升温的最快了,对此进展我是相当满意的。

心情自然的好了起来。

直到这天的傍晚,我的好心情被破坏了。

一封‘约战书’被当地某小门派的掌门人送到了我手中。